因为捐书,去了两次辉县 发布日期:2013-11-09  点击次数:1440

    毕业之后去了好几次辉县,每次回来后都有着很深的感受。时隔几年,在前几天又去了两次,又有着更深刻的感受。

 

    第一次是去找捐书的学校。这其实是个技术活。一说捐东西,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山区学校。当捐书活动负责人王琮进一步去了解情况后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如今,城市学校因为经费多不缺东西,山区学校因为被过度关注也不缺书籍等物品。唯有城乡结合部的那些学校一直被人遗忘:真正需要书籍的是他们!经过辉县的爱心人士张新雷牵线搭桥,我们联系上了油房头小学。

联系上学校,但他们究竟是否需要,是否感兴趣,还是问题。我们得亲自去一趟。

 

    刚到辉县,张新雷先生正在忙,他推荐一个名叫一杰助残联盟的爱心组织接待了我们。那天下午,阳光尚好,但比阳光更让人温暖的是那些人的笑容。这是一群身患残疾的人:要么是侏儒,要么是腿脚不便,要么是眼耳不灵。当时,他们正结队去看几家残疾家庭。我们跟着去了一家。

那个洒满阳光的小院里,充满了破败,小院连大门都没有,但进去的那些人,笑起来很灿烂,话语里也承载了满满的正能量。他们谈论坛、他们聊QQ、他们谈表演节目……直到我们离开,那笑声还回荡在耳畔。

 

    随后去了油房头小学,正在上课的校长接待了我们。没有太多的寒暄,先去学校图书室看看。那里压根就没有图书,只有一屋子的灰尘。校长给我们介绍说学校一年的经费,除了基本开销外,根本不够课外书籍。

临走的时候,校长也说了自己的担心,贵公司有爱心,我们很感动,但不能太为难学生。因为之前有家公司捐书包,要求学生对着镜头说自己如何贫困,需要大家的爱心捐助等等。太伤孩子们的自尊!

 

这个我们能理解,我和王琮也表示,中鑫的员工们只是想把自己的爱心捐献出去。再说,捐书也与贫困没有绝对的联系,我们不会消费孩子们的自尊。

 

    前天,立冬,也是洒满阳光的一天,我们拉着近2000本书去了油房头小学。当老师通知孩子们来搬书时,那个兴奋劲,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。在那里,我们看到了对知识的渴望,看到了童真的眼神,看到了无邪的欲望。

书还没搬完,看见了自己喜欢的,有孩子便蹲在校园里埋头看了起来。还有的孩子拿着巴金的书喊,巴金,巴金,刚学过他的文章。还有的孩子兴奋地对自己的同学说,小樱桃,我找了好久的书!该上课了,他们渴望的眼神还停留在学校新的图书室里。在校园里,孩子们还自发地喊了一句:谢谢叔叔阿姨!

 

    听到孩子的那句话时,我突然感到,原来,捐献一点爱心也很简单。

我们帮着学校老师将书籍整理好后便返回离开了。对于校长的吃个便饭再走邀请,刘总带头婉拒了。晚上,王琮收到老师的短信:当我看到孩子们手里捧着图书脸上露出易笑容的场景,我真的激动了。我代表辉县的孩子们对你们的董事及4000余名员工深表感谢!你们给孩子们送来了精神食品。孩子们会感激你们的。

 

   我们的微小举动,却给别人留下长久的感动。

    辉县,曾出现过很多感动我的名字:张荣锁、范清荣、裴春亮等,这次我们的辉县之行,也用微小的力量感动了一下辉县学生,我很高兴。回来后我发了一条微博,其中有一句:今日立冬,有暖意!

友情链接: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