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员工来稿】一碗面 作者:郭宁  来源:中鑫新零售分公司   发布日期:2018-10-31  点击次数:115

  锅先上火,烧热后倒入少许植物油,待油七八成热时,倒入鸡蛋,是打匀未加水有少许盐的鸡蛋。火候不大,鸡蛋成薄薄的一层,翻面,然后用铲子捣成碎块,盛出备用。

  再倒入少许油,热了后放入葱花、两瓣切片的蒜瓣和同样切片的姜片,爆出香味,倒入已烧开的沸水,加入辅菜,同时倒入块状蛋皮,开锅后下面,之后放盐和料、青菜和香菜,出锅。

  满满一碗,只有青色和面,不是鸡蛋番茄面,因为没有番茄。吃起来,面是面的味道,菜是菜的味道,蛋本来是嫩嫩的,经水煮了后,只剩下了嫩,更准确的说是烂,没有了油香。本来想要的清汤面,却因为蛋里的油而浊了面汤。

  看似简单的一碗面,按顺序下出来却不是想要的味道,是因为料不齐?是因为火候?是因为应该用冷水煮?还是因为没有用心?或许,就必须有那些料配那些料;或许,火候是要调节的;或许,不应该用沸水,美味是该有它固定的烹饪时长的;或许,心中少了那份热爱、那份爱……最终,从来没有做成功过母亲喜欢的清汤面。


  怀念,怀念小时候的面,母亲下的汤面。我不怎么爱吃面,母亲就变着花样的做,做那种汤浓浓的,面劲劲的,汤有面中和它的腻,面混着菜完美地融合在汤中,趁着那个热乎劲儿,一口气吃饱,也是为了能够吃到母亲承诺的吃完面才有的零食奖励。

  其实,母亲不喜欢吃汤浓浓的汤面,母亲喜欢吃清汤清水的面,喜欢吃用绿豆煮熟再下出来的甜丝丝的面,喜欢吃一片一片的面叶汤面,喜欢吃小茴香下的面,喜欢青菜活到面里下的疙瘩面,喜欢吃面里再加一些粉条的面,喜欢吃父亲手擀的宽宽的有嚼头的面,而这些我通通不喜欢吃。于是家里就很少做这样的面,都是做汤浓浓的汤面。父亲倒是好打发,做什么饭,他都吃得津津有味。不管什么样的面,母亲吃起来总是觉得特别香,父亲就更夸张了,我认为不好吃的面,他都能吃出摇头晃脑,欲罢不能的感觉。以至于我总以为他们和我吃的不是一个锅里盛出来的,有时还强烈要求试吃他们碗里的。


  或许这就是我们平凡人家的日常,父亲恩爱的表现,父母疼爱孩子的体现。

  我还是没能下出母亲喜欢的最简单的清汤清水的汤面,原来是我一味索取,不曾用心。一碗清汤清水的面我一定会下出来的,因为有爱我的他们,我要学会回报;因为我已成家,有了孩子,我要向父母一样用心去爱他们。


友情链接: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